劳力士不断破拍卖会高价纪录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02 19:03:57

五月中的时候劳力士在日内瓦又刷新了自己的拍卖纪录。一款据知只生产过这麽唯一一支的白K金Daytona 6265在Phillips拍卖行举办的Daytona专拍中卖出了将近3千多万的高价,这个数字打破了刚好一年前同样由Phillips拍出的另一支俗称「保大帝」的劳力士6062,成为史上第二高价的劳力士,仅次于去年年底卖了1亿的「保罗纽曼的保罗纽曼」(附带一提,这支同时也是史上最贵的腕表)。

微妙的是,这一大串理应要令人很振奋的数字实际报起来的时候我却意外地有点无感。去年五月保大帝拍出的时候表界著实躁动了好一阵子,因为当时它是历来卖过最贵的劳力士,等到年底保罗纽曼拍出时更是所有的人都疯了,连平常对钟表线不怎麽热心的媒体都报导了这则新闻,彷彿是什麽猎奇的八卦似的。

五月的这支6265自从曝光以来大家就津津有味地等著看它又会创下什麽纪录,如前所述,这支是纪录中唯一生产过的一支白K金的6265,像这种物件在拍卖中被称作「独角兽(unicorn)」,相当于版本学裡的孤本,完全是个一期一会的状况,也因此拍卖前所有人都对此寄予厚望——要超越保罗纽曼眼看是不太可能了,不过一般都推测应该可以打破保大帝的纪录。果不其然,最终拍出来的结果顺利地超越了保大帝,成交价还比当初的预估高了6百多万,各方面的期待在这裡都获得了满足,甚至还超过了。

也许是因为它卖得再好还是个第二名——这是个合理的结果,只是对我们媒体的嗜血性来说毕竟缺了点耸动效果,所以这次各方对它的报导并不及于保罗纽曼。还有一个理由是大家已经开始对Daytona有点不耐烦了。今天Daytona得以成为拍卖的王者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在这样的基础上你只要量少了一点(比如说unicorn)或是话题多了一点(比如说保罗纽曼)轻易地就能扭曲拍卖场裡的所有法则,甚至包含了我们对钟表的审美观。

同样在去年五月,佳士得在日内瓦卖出了一支,Hodinkee用了”very strange”来形容的一支劳力士水鬼,成交价高达3百多万,是史上最贵的一支水鬼。表款之所以能够拍出如此高价是因为它是一款白K金的原型表,同型的表款据悉只有3支,极端的稀少造就了它破纪录的金额;不过回到那个”very strange”,嗯,老实说这支水鬼的外型的确非常奇异,至少是放在橱窗裡我并不会想要拿起来的样子,如果不知道它只有3支的话。

正是因为这样极端的例子不断刺激到我们的常识,现在拍卖界隐隐有一股反劳力士的暗流在底下蠢动;也许是不想成为这一系列疯狂的炒作的帮凶,也许单纯只是想导正视听,国外几家主流的钟表网站对这次6265”Unicorn”的报导我觉得都有所节制,Hodinkee甚至製作了好几个专题在介绍同一期间的几场拍卖中有哪些不是劳力士、不是Daytona却仍然值得入手的物件,这中间所包含的讯息是「这些表其实是比那些稀有劳力士更优秀的作品,而且价钱连它们的零头都不到」,试图提醒大家这裡还是应该要有一个由钟表知识和审美观建立起来的标准的。


当然,在可见的五到十年内劳力士在拍卖场上的地位应该还是不会有所动摇,不过这些逐渐冒出头来的理性声音或许多少可以让一部分的人冷静下来,而这些头脑清醒的人或许会转而去发掘更多有意思的品牌或款式,说不定有一天能让这位王者的身边多了几位诸侯让我们能去投靠。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