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老师盯上要我去办公室,我该怎么办!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01 12:44:00

01游神


“刺啦!”


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一道黑色轮胎印划过,一个看起来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年麻溜的停好自行车,理了理风骚的发型,缓缓走进这家风城网咖!


少年名叫秦风,是这家网吧的游神。


所谓游神,可不是民间传说的那个游神,而是另一种新兴的职业,众所周知,随着全球信息化的来临,网络游戏已经席卷全球,就好比说,撸啊撸。


于是乎,游神,也就是游戏陪玩这个标志性行业在近几年也是迅速发展起来,可以说现在也已经形成了一个完好的产业链。


游神中,大部分以漂亮妹子居多,游戏玩的好,肤白腿长胸大活好水多不粘人似乎已经成了一种特征,当然,相对于秦风这种男游神来说,妹子游神钱来的更快。


至于理由,我想你懂的,毕竟给的钱多了,在某些方面也就没有那么多束缚了。


“弟弟,来了。”


一进门,迎面就走来一个熟悉的倩影,秦风眼神微微呆滞了片刻,随即连忙回过神来笑呵呵的就打了声招呼:“嗯,生意怎么样?”


女孩笑笑,脸颊上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挥了挥手里的几张百元大钞:“还成吧,今天接了三单,反正我的包包是有着落了。”


面前跟秦风说话的人叫赵小雨,是这家网咖的游神,典型的妹子游神,风城网咖有自己的游神平台,而在平台上,赵小雨的排行一直都是第一。


人长的漂亮,二十一二岁的年纪,身材还好,尤其是胸前的36d,再配上一身紧身的黑色小外套,足以把那些要求陪练的客人迷的神魂颠倒的,钞票什么那还不都是大把大把的来。


当然,赵小雨是秦风的干姐姐,这说来也巧,因为职业的原因赵小雨陪玩的时候,时常会遇到那些喜欢动手动脚的人,秦风帮过几次赵小雨,再加上赵小雨比秦风打那么几岁,于是一来二去这干姐姐也就这么认了。


“叮咚!29号包厢呼叫游神‘纯情小处男’,请‘纯情小处男’游神尽快接单……”


网吧柜台机子传出机械的女声,秦风尴尬一笑,这‘纯情小处男’网名其实也就是他随口起的,却想如今真的走入这个行业,这网名还给他闹过不少笑话。


“纯情小处男。”


赵小雨看着略有些羞涩的秦风,不禁打趣了一句。


“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等我先陪他打完,晚饭我请。”


秦风说着,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赵小雨胸前,这36d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


“小坏蛋。”


赵小雨娇嗔一句,小拳拳捶了秦风胸口一下,银铃般的声音再次响起:“行啦,赶紧去吧,说好的晚上请我啊,我等你哦。”


看着一扭一扭身影离开的赵小雨,秦风不禁偷偷咽了口口水,这种极品女人还是不要奢求的好,饱饱眼福已经莫大的荣幸了。


“29号包厢。”


秦风自顾自的嘀咕了,左右寻找着包厢的位置。


哦,到了。


不过,这包厢的门似乎没关,顺着门的缝隙望进去,似乎还是一个妹子?那白晃晃的大长腿可不是盖的,秦风摸摸鼻子,看来今天是有福了。


对于秦风这样的男游神而言,又能带妹,又能赚钱,何乐而不为?


“咚咚咚!咚咚咚!”


秦风礼貌性的敲了敲包厢的门。


“进来。”


突忽其然传出的声音让秦风不由的身体一阵酥麻,甜甜腻腻的声音,有些诱惑,声音很好听,秦风心想这妹子八九不离十恐怕是个美女。


“美女你好,我是风城网咖游神‘纯情小处男’,贴心为您服务……”


一进门,秦风当即礼貌性的说道。


“嗯。”


包厢女人轻应了一声,一撩额头的秀发,扭头朝着秦风看了一眼,红唇轻启带着一阵香风:“坐吧。”


扭头的一刹那,秦风看的有点懵!


这女孩儿,太漂亮了,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现在正是四月天不冷也不热,女孩儿上身穿着一件黑色小礼服,雪白的脖颈间,一个粉色的小领结看起来是那么的俏皮。


胸前小礼服更是被撑的鼓鼓的,好似要被撑破一般,下意识的秦风就将这女孩儿跟小雨姐做了一下对比。


似乎,不相上下。


“一百一小时吗?”


就在秦风沉迷yy的时候,女孩儿清脆的的声音响起,将秦风的意识拉回现实,有些艰难的将视线从女孩儿身上挪开,秦风干笑两声:“是的,一百一小时,美女打八折,我只收您八十。”


“咯咯。”


话音刚落,惹得女孩忍不住捂嘴一阵轻笑,看的秦风又有些呆了。


关上包厢的门,秦风有些拘谨,风城网咖的包厢很有特色,就好比这29号包厢,其实就是一个情侣包厢。


从名字上也能得知一些信息,所谓情侣包厢,包厢里只有两台电脑,是相邻靠着的,一张沙发,而在电脑背对面则是一张大床……


情侣嘛,玩电脑玩累的话,可以换个姿势继续玩对不对,不得不说,这点风城网咖做的还是很人性化的。


缓缓坐在女孩儿身边,鼻尖传来一阵淡淡的清香,这似乎不是香水的味道,很好闻,秦风忍不住多嗅了几口,略有些痴迷。


朝着女孩儿屏幕上瞟了一眼,一个大大的defeat显示在上面。


“撸啊撸?”


秦风问道。


“当然,黑色玫瑰。”


女孩儿说完熟练的点下按钮,游戏返回到初始界面,ID名:夜色蔷薇,很有气质的一个名字。


像秦风这种半职业游神,一般各个大区都有号,熟练的登上账号,加了好友。


“怎么称呼?”秦风问道。


“蔷薇,就叫我蔷薇吧。”女孩儿说道。


“蔷薇。”


在口中多念叨了几句,秦风想,女孩儿可能并也不想透露她的真实姓名。


“排位还是匹配?”


秦风扭头问道,女孩儿的侧脸很好看,看起来倒是跟杨幂有几分相像,白皙的脸蛋,肌肤更是吹弹可破,看这女孩儿的穿着打扮,估计家境也不错,打赢了到时候出手再给点小费,倒也不错。


“匹配吧,心情不好,带我赢两把。”


女孩儿嫣然一笑,眉宇间掺杂着丝许的伤感。


都说忧愁的男人吸引女人,其实不然,忧愁的女人同样吸引着男人。


女孩儿实力不错,撸啊撸分很多等级,从青铜到王者,女孩儿白银,作为陪练,见女孩儿选了一个adc之后,秦风果断选了一个辅助。


游戏很顺利,前前后后秦风陪女孩儿打了三四把,几乎每把女孩儿玩的角色都起飞了,杀爆全场,可能因为兴奋,女孩儿在杀人的时候有些激动,脸色红扑扑的,看起来犹为可爱。


“啊,玩的挺开心的。”


游戏结束,女孩儿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胸前的伟岸让秦风不由的感觉一阵火热,正如他的网名,他还真是一个处男,但是这般景色看多了,心里难免有些异样的感觉……


“还玩儿吗?”


秦风笑道,略微有些不舍,毕竟这种美女单可不多。


一捋额头的碎发,女孩儿却是嫣然一笑,摆摆手:“今天就到这儿吧,下次来还找你。”


很好,算是一个回头客,简单的算了一下,一共大概玩了三个多小时,八折,也就是两百四十块。


女孩儿也挺大方的,当即就要从一旁她的粉色小皮包里掏钱,只是这掏了半天,也没个动静……


秦风有些急了,试探性的问道:“不会是没带钱吧?”


女孩儿扭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秦风点了点小脑袋,苦着小脸说道:“我记得我出来的时候明明带钱包了啊,难不成是路上丢了吗……真是奇了怪了……”


一头黑线,奈何对方还是个漂亮妹子,你说这要是个汉子,秦风当即就叫保安了,可是这……


对女人动手,多少显得有些不绅士,秦风皱着眉头犹豫了片刻,一咬牙站起身:“这次就算了吧,看你也不是缺钱的人,等下次来一起给我吧。”


秦风说完,作势就要出去,不过这前脚刚迈出门槛,胳膊忽然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抓住了,还带着一丝温热:“生意归生意,你陪了我这么久也不能让你白陪,这块玉佩你拿着当做抵押,明天这个时候我会赎回来的。”


……



02神秘玉佩


拿着那块玉佩,再看着女孩儿有些坚毅的笑容,秦风愣了一下才走出包间,心里却在想,好一个耿直的姑娘……


随手将玉佩装在口袋里,也没在意,刚下楼正好碰到了赵小雨,此刻赵小雨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粉色的运动服,尽显少女的活泼和可爱,凹凸有致的身材让秦风的视线久久挪不开。


“怎么样,赚了多少?”


赵小雨笑眯眯的问道,一双大眼睛已经弯成了月牙形。


一耸肩膀,秦风掏出了那枚玉佩,在手里微微掂量了几下,苦着脸说:


“说是没带钱,就给了我这个玉佩做抵押。”


“呵呵,又是个漂亮妹子吧,我说你可真不长记性,上回那个妹子,不是押了一块什么劳力士的手表吗,我看几个月了也没来赎……”


赵小雨撇撇嘴说着还白了秦风一眼,微微有些醋意,这让秦风不由的又是一阵尴尬,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外头,天已经黑了,本来说好的赚了钱请干姐姐吃饭,现在看来恐怕是泡汤了,而就在秦风琢磨着怎么办的时候,一旁赵小雨忽然伸手抱住了秦风的胳膊,昂着雪白的下巴说道:


“好啦,知道你没赚钱,走,姐姐我今天赚钱了,请你吃大餐去。”


秦风一米七五的,而赵小雨只有一米六八,赵小雨一昂头,秦风这个视线不偏不倚刚刚好,正好能够可能到那一丝雪白,不觉呼吸都有些急促。


等秦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赵小雨拉出了网咖,只是刚出网咖大门,一阵急促尖锐的刹车声响起,网咖门口忽然来了几辆面包车,车里一开刷刷刷就下来一大帮人,手里各个拿着钢管。


没等秦风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抄起手中的钢管气势汹汹的朝他冲了过来,二话不说一钢管就抡在了秦风的后脑勺上!


砰的一下,秦风眼前一黑,似乎已经感觉到脑袋上一些温热的液体缓缓流了下来,瞬间就失去了意识,不过最后时刻,秦风隐隐约约听到一句话,还有赵小雨的些许哭声。


“敢对我的人动手动脚,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秦风全然不知,等他醒来的时候,不觉猛然一个激灵,鼻尖能够清楚的嗅到一丝泥土中的土腥味!!


微微动一下胳膊,传来阵阵酸痛,秦风艰难的扒开面前的泥土,刺眼的阳光顿时透了进来……


他这是,被人活埋了?


不过好在活埋他的人,挖的坑不是很深,秦风踉跄着从坑里爬出来,拍掉了头上的泥土,看了眼四周,一片荒凉,这里似乎是一片乱坟岗。


“草。”


秦风爆了个粗口!这都是什么情况?莫名其妙被人打了一顿,这要不是他福大命大,恐怕早就去见阎王了。


身上火辣辣的疼,一胳膊都是鲜血,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本来还想叫救护车的,奈何手机好像也被拿走了,全身上下就剩下了那枚玉佩,估计那些人也看不上这枚玉佩吧……


仰面倒在地上,秦风大口的喘着粗气,手里拿着那枚玉佩,对着阳光秦风不觉就开始打量起这东西,看起来,这玉佩似乎还挺干净的,里头晶莹剔透的,如若不是沾染了他的血,应该会更漂亮。


“咔嚓!”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来,秦风分明看到他手中的玉佩上,出现了一道裂纹,眨眼的功夫,裂纹已经遍布玉佩的全身。


“切……”


秦风轻哼一声,果然是山寨货。


随手将玉佩塞到口袋里,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尽管是大中午,可这里毕竟是乱坟岗,背后凉飕飕的。


只是秦风没有注意的是,在他将玉佩塞进口袋的那一刹那,那枚玉佩砰的一声就化为了碎片!紧接着,无数道红光,顺势涌入了秦风的身体……


……



03沐学委


乱坟岗这离秦风家的小区可有好远一段路,一路上秦风心里不知道问候了那个青年祖宗十八代多少遍,也就撒撒气吧。


秦风家境一般,父亲是一家小工厂的员工,母亲失业,在这偌大的江城市,秦风一家住在旧城小区,相当于是贫民区了。


走了一下午,直到天边都暗下来了秦风才回来。


“是小风回来了吗?”


一进屋,屋里传来了秦风母亲的声音,在看看身上的血迹,秦风随口应了一声,火急火燎的就跑进了房间,他这身模样要是被母亲看到肯定又要担心了。


不过换衣服的时候秦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他身上的伤口好像已经快痊愈了,已经结疤了,海痒痒的。


不觉摸摸下巴,这痊愈能力,有点快啊!最后秦风归功于自己年轻。


赵小雨的事情,秦风用家里的电话打了她的手机,可是提示已经停机了,不免心里有些不痛快,不明不白的,他这个干姐姐就这么走了?忽然想起那天晚上最后他听到的那句话。


“他的女人?”


秦风小声嘀咕了几句,那个人是谁?听这话的语气,难不成是小雨姐的男朋友?可问题是,秦风跟赵小雨相处了至少好几个月,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赵小雨有男朋友的。


思来想去也没个答案,索性摇摇头也不再想了,那件带血的衣服被秦风给藏了起来,不过让秦风纳闷的是,衣服里的玉佩似乎是丢了,秦风也没在意,本来就是一个山寨货,丢了也不心疼。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等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秦风发现他身上好像黏黏的,用手随意这么一搓,却料满手都是黑色黏黏的东西!


心里一惊,赶紧掀开被子一看,就见他皮肤上密密麻麻都是黑色的物质,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臭味,连忙爬起来冲到浴室就洗了个凉水澡。


但是说来也怪,秦风今年十八岁,正值青春,脸上偶尔还会起一两颗青春痘,而今早洗澡的时候,脸上的那几颗青春痘竟然消失了,皮肤看起来好像也比之前好了很多,更加白皙,人看起来也更有精神了。


“赶紧吃饭,大清早洗什么澡。”


外头传来秦风父亲秦大海的声音,老实巴交的一个工厂员工,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三千,一个男人撑着这一个家,日子过得也算是清贫。


“好!”


秦风应了一声,胡乱擦了擦身体从浴室走出来,早餐很简单,都是母亲做的,一家三口唯独秦风面前多了一杯牛奶。


“赶紧吃,吃完了好好上学,马上就高考了,给你爹争口气,咱们一家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只要你考上了,学费的事儿不用你操心,还有我跟你妈呢。”


秦大海看了一眼秦风说道。


“知道了。”


秦风勉强一笑,学习啊学习,其实秦风向来就不是学习的那块料,青春那会儿都献给了游戏,其实有些时候秦风就在想,现在做游神也挺赚钱的,每天多接几单还能补贴家用……


当然,游神的事情秦风没敢告诉父母,一来怕父母担心,二来,他父母毕竟是老一辈的人,对于网络都是没什么好脸色,在他们看来,那东西就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又一次,秦大海对秦风说什么雷电法王杨永信的故事,搞的那段时间秦风一度神经大条的以为父亲要把他送进去……


“前天晚上你去哪儿了?怎么一夜没回来?”秦大海又问道,抬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秦风。


一阵苦笑,还以为他父亲不会过问的……秦风被打的那天是星期天,在乱坟岗估计是睡了一天一夜,今天都已经是星期二了。


“哦,我在同学家玩儿的,太晚了就没回来。”


秦风随意邹了一个借口,胡乱的扒两口饭,背着书包赶紧就出门了,他怕父母再问起什么,到时候说漏嘴就麻烦了。


“这孩子。”


身后,隐约还听到他母亲的埋怨声。


江城高中。


算是这一代比较有名的一所高中了,想当初秦风还是被特招进的高中,要知道,在整个江城市,能够被特招的人不超一掌之数,只是后来……


可能,每个人走的路都不一样吧。


坦然一笑,秦风脚下不禁加快了步伐,秦风的座位在教室最后一排,俗称坏学生专区,这日子过的就跟座位一样,刚进学校时,秦风还在第一排……


刚坐下来,一胖乎乎的胳膊就揽住了他的肩膀,略有些猥琐的声音响起:“风哥,还接单不,找个时间晚上带哥们撸两把?”


说话的这人叫杜涛,跟秦风是三年的高中同学,平时玩的还行,没事经常照顾秦风‘生意’,据说家里是做生意的,出手阔绰,吃的是一身胖肉。


“丑拒。”


秦风淡淡吐出两个字,不料杜涛一个踉跄直接从椅子上跌了下来,咣当一声……


现在是早自习,教室很安静,这声音瞬间就在教室传开,前排几个女生不由回头朝着秦风的位置瞥了一眼,脸上的鄙夷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这两人,不好好学习也就罢了,还搞出这么大动静来打扰别人学习,典型的两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对此,秦风倒是没什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习惯了就好,微微一耸肩膀略表无奈,不过让秦风有些意外的是,坐在第二排的一个女生,这个时候忽然站了起来,直直的朝着秦风这边走了过来。


这女孩儿叫沐雨婷,是高三三班的学习委员兼班长,人长的漂亮学习又好,这么说吧,是班级里所有男生的女神,秦风也不例外,但是因为学习的差距……


秦风在沐雨婷面前,有些时候会觉得自卑,论家境论学习,都被人家甩了一大截,索性秦风也知道他跟沐雨婷之间的差距,所以在这个情窦初开的年纪,每当别人向沐雨婷递情书的时候,秦风也就当个吃瓜群众看看戏。


“昨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沐雨婷看着秦风质问道,一双柳叶眉微微带着一丝怒气,倒也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一阵苦笑,还以为是来说让他很杜涛安静会儿的,没想到是来多管闲事的,秦风撇撇嘴:“沐学委,我去哪儿了,也不需要跟你打报告吧。”


“你!”


这话一出,沐雨婷顿时就来了些火气,她是班级的学习委员,虽然说秦风是差生,可是再怎么差,也是班级的一员啊!


如果不是因为职责所在,沐雨婷甚至连搭理都不想搭理他一下!!可问题是,既然她是学习委员,就要对每一个同学负责!耐住脾气,沐雨婷美眸瞪了一眼秦风,接着说道:“你知道我们来学校是来干什么的吗?是来学习的,就算你成绩不好,可是上课总要来吧,你家里人交了钱不是让你逃课去玩儿的,你这不仅是在浪费时间,还是在浪费生命…………”


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听的秦风脑仁儿都疼,但是这道理,秦风又岂会不懂?关键高二那一年他都没怎么学,现在最后两个月,两个月学习别人一年学的知识?


这不是扯淡吗!


“沐学委,你这大道理我都明白,可是我……”


话说到这,秦风忽然愣了!


就在刚才,不知为何他眼前好像闪过了一道红光,略有些刺眼,而等红光消失之后,面前的景象……


秦风顿时就长大了嘴巴!失声说道:“粉,粉,粉色的?”


说出这话的时候,秦风一脸大写的震惊!!两只眼珠都差点都被瞪出来了!


“什么粉色的?”


沐雨婷听到这句话之后,着实愣了片刻,不过顺着秦风的视线望去,沐雨婷一下子就明白了!美眸狠狠的剐了一眼秦风,眼眶刷的一下就红了,狠狠一跺脚:“秦风,你混蛋!!”


带着一阵香风,沐雨婷跑开了,跑到座位上刷的一下就趴在了桌子上,鼻子一酸两眼泪汪汪……这秦风,她好心好意去说服他,可是他竟然,竟然对她做出那种猥琐的事情来!


可是沐雨婷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她的上衣,也没露出来什么啊,他怎么就……


“哥们,牛叉啊!!”


杜涛从地上爬起来,眼珠都瞪的跟驴蛋似的,当即就对着秦风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小心翼翼的附到秦风耳边,眯着眼睛问道:“粉色的?”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未删减全文

发表